长沙刑事律师logo

长沙刑事律师网
马律师咨询电话:15074834939

首席律师

马革联:老师的教诲与学生的律师人生

时间:2019-03-25 23:34:04

老师的教诲与学生的律师人生
——
缅怀老师——邱兴隆教授(一)

 
        有人说,人生需好好规划。但就我而言,人生似乎并非总是可以规划的。高考没填警校志愿且需戴400度眼镜的我,竟意外地入了警校,做了警察。2006年湘大研究生毕业时都未曾想到过做律师的我,现已成长为一名刑事律师,也是源于诸多不曾规划的偶然,但更重要的还是老师的关爱、鼓励和教诲。今天,我将从回顾自己成为一名刑事律师的历程,来缅怀老师。
       (一)就业的迷茫与司考的偶过
        2005年春季,老师辞去湘潭大学法学院院长及所有教职,即在长沙创办了律所——“湖南醒龙律师事务所”。2006年的毕业季,我为就业的事情在长沙、广西、广东一带东奔西跑。我在校期间,因原想在湘大继续读老师的博士,也就没准备司法考试。没过司考,在法律职业领域就业势必大大受限。最后,我去了深圳一家公司法务部工作。
       我在拿到毕业证离开湘大去深圳公司前,到长沙与老师辞别,老师问我怎么不考博士,我说如考也只想考老师的博士。当时老师说律所业务尚未起来,他自己岗位也未完全定下来,且等着考他博士的还有多人,要我先去公司上班后再说吧。
       2006年8月,我到深圳公司上班后,虽然工作还算轻松,但说实在的,对我这样一个心向自由且有些叛逆思维的学刑法的人来说,公司法务并非适合自己,只是当时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可以说,当时身虽在岗,但心不在岗,一直处于低沉、迷茫的状态。白天一有空就在看当时狂热的股市,晚上在宿舍基本上是奉陪《凤凰卫视》和一些股评节目。那时,自己对学术已经是了无兴趣和关注了。2007年5月,处于迷茫状态的我才开始回过神来,想起考司考。但是,到7月底时,我才最后决定当年必考司考,并于7月28日办了辞职手续。辞职后,我在公司周围租了房子,就在租房里不分白天夜晚地突击看书。9月中旬考试,走出考场后,我全是懵的,什么都记不得了,自己认为完全没有通过的希望。那时自己只想着要早做准备,应对下一次司考。
       考完后,我先回了湖南老家一趟。10月初,当时已从湘大兴湘学院辅导员岗位辞职的妻子也随我一起返回了深圳。在深圳我也没再去找工作,刚好一同乡律师的一个劳动争议服务所要转让,于是我就承接了下来,并在原龙华汽车站总站楼上租了一套房子作为办公室。后来,当有考友来电问及我司考分数时,妻子就说还是找下准考证来,也看下自己考了多少分么。当我们上网查看,分数单出现在电脑屏幕时,我惊呼:“哇!394分,没搞错吧!”我立马将四科分数用笔再加一遍,确实是394分。当时和妻子兴奋得相拥跳起来了。应该说,07年司考相对于06年,还是放松了一些,通过比率也提高了一些,我也算是碰上了好运气了,意外地过了司考。
       (二)老师的关心与召唤
       毕业后,学生虽然辞别老师去了深圳,但是老师一直在关注着学生的境况。司考分数出来的第二天,我即接到老师的电话说:“马革联,过了司考,还不错!按老规矩,过司考的每人奖励1000元。这样,你呢,可能不适合做律师,但现在律所业务开始好起来了,你先回来给我做助理,到时司法机关如从律师队伍里选人,我再推荐你去吧”。我说:“老师,我超过35岁了,司法机关不会要,自己也没有去司法机关的意愿了,就跟您学做律师就可以了”。其实,老师的召唤,正符合我当时的意愿。老师当时说我不合适做律师,也许是认为我性格有点倔,且曾在政府单位上过多年班,以为我还想回体制内单位上班吧。
       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司考的偶然过关,老师的召唤,原计划在深圳一边做劳动争议服务所,一边复习考司考的我,又决定回湖南长沙了。08年3月底,我从深圳市司法局领到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后,便和妻子返回了湖南。4月1日即正式入职湖南醒龙律所,给老师做刑事业务助理。
       (三)老师的鼓励与教诲
        记得刚到律所,碰到的第一个案件就是当时号称“全国纪委书记第一贪”的原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受贿案。该案案卷有200余卷,阅卷等工作量很大。邱师在分配阅卷任务前,召集所有助理开会,交代做阅卷笔录和写辩护意见的方法与注意事项,并说我是刑法专业的,就负责相对复杂的涉及股权股份问题的部分。当时我是第一次接触刑案,自然有些压力。后来任务完成时,我提交了阅卷笔录和18000余字的辩护意见初稿。其后,邱师曾两次谈及辩护词写作时说:“马革联的辩护意见写的不错,我基本不用修改”。——老师的充分肯定和鼓励,无疑给了学生坚定做一名刑事律师以莫大信心。
       在接下来的实习阶段,我全程跟办了原省国资委书记周某受贿案、原株洲市粮食局局长何某受贿等案、原娄底洪原机械厂厂长孙某受贿案、湘潭杨某等涉嫌贪污案、永州易某等受贿案、广州梁某合同诈骗/行贿案等一系列重要案件。
        在跟办案件的过程中,我慢慢地熟悉和掌握了刑辩的基本方法和技能。阅卷和撰写辩护意见,是刑辩最重要的基础工作。老师曾说,案卷有如一座矿山,阅卷就是探矿。在做阅卷笔录的过程中,必会发现案件的疑点和辩点。为夯实助理们的阅卷基本功,凡新入职的助理,老师都会安排学习他曾为一个故意杀人案件所做的20余万字的阅卷笔录。就辩护词的撰写,老师强调,思路要清晰,观点要鲜明,反驳和论证要充分有据,逻辑要自洽。出庭时,要求做到对案情及控辩争议焦点了然于心。同时,为提高我们对案件辩点的把握能力,碰到疑难复杂案件,老师往往会组织律所同仁研讨学习,启发训练我们的刑辩思维。
       毫无疑问,沟通在案件侦查、审查起诉、审判过程中及与当事人的交流中都有重要意义。老师虽然个性化强,沟通并不是其强项,但他平时也会提点学生,强调沟通是做律师的一项重要能力。当然,正如老师所教诲的:沟通,并非“勾兑”,而是沟而不兑;死磕,并非“磕死”,而是磕理,是有理寸步不让。
       老师对学生的缺点也看得十分清楚,并会直言不讳地提点。记得有一次,老师跟我说:“马革联,你这个邵阳蛮子一根筋的性格得改一改,还有在辩护词里不能用刺激性的语言,那样会影响对你辩护意见的采信,知道么?”自此,我在写辩护意见时,用语尽量会平和些。学生总说不好普通话,老师还曾建议学生不妨用口含鹅卵石的方法练练看。学生也知道,自己虽然在案件辩点把握及书面材料撰写方面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与老师在法庭上的那种无与伦比的掌控力和表现力比肩。
       毋庸置疑,老师打造的醒龙刑辩平台,老师的言传身教,对学生刑辩技能的提高和律师职业的成长助益良多。
       (四)学生的磨炼与成长
        2009年5月,我开始半独立执业,不需在律所坐班了。期间,老师担心学生生计维持问题还给发2000元/月的工资。2010年5月,我即完全独立执业了。老师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刚独立执业,会存在案源不足的问题,但是做律师最终得独立,得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靠自己的积累和口碑,精进业务水平,才能真正成长起来,立足律坛。那时,学生为拓展案源,也曾在网上开展过推广活动。当然,老师当时更钟情的是“好酒不怕巷子深”的营销理念。基于老师的提点和自己的优劣特点,学生在执业过程中也总结形成了更合适自己个性的辩护风格——更充分的准备,更精当的辩护。
        “爱罪犯,就像爱自己”,是老师倡导的司法理念。对此,学生深度认同,且在执业过程中也会一以贯之地践行。——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学生都会尽最大努力争取,以维护当事人的正当合法权益。
        一晃独立执业8年过去了。回顾起来,有诸多的成功和愉悦,也不乏失败和郁闷。执业以来,自己认为最有成就感的是两个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案件,我二审介入辩护的,后二审法院均改判死缓。此外,2014年永州周某强迫卖淫死刑案,最高院没有核准死刑,发回湖南高院重审,最后改判无期。该案我只是在死刑复核阶段介入了,后来的重审阶段是湘大学弟陈以轩律师提供的辩护。可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尽管我知道,当事人的起死回生,并非我一人之功,但为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肯定而感到欣慰。
       对刑辩律师来说,无罪辩护的成功无疑是衡量专业功底与技能的一个重要指标。无须讳言,在当下司法背景下,法院判无罪的案件,少之又少。但是,在侦查,特别是在审查起诉阶段,无罪辩护成功还是有一定空间的。比如,2017年我做无罪辩护的7个案件,其中3个公诉机关均已做出不起诉决定,2个二审法院发回重审,1个二审法院改判量刑(5年改为2年),1个湖南高院指定怀化中院再审。
       诚如老师所言,刑事辩护是一项富有挑战性的事业,也是一项满是遗憾的事业。它可以让人顷刻登上愉悦的顶峰,也可以使人顷刻跌落至郁闷的谷底,还可将人顷刻推入痛苦的深渊。作为律师,自己的辩护意见和工作得到司法机关的充分认可无疑是件愉悦的事。但是,如果因案外因素的干扰,有道理的意见不能得到司法机关采纳,又是件很郁闷的事。我始终认为,在当下,个案正义的实现,需要当事人的不屈抗争,更需要法律人的智识、良知和勇气。当然,司法要全面避免案外因素的干扰,有待法治的真正实现。
       总之,今天学生成长为一名刑辩律师,离不开老师的关爱、鼓励和教诲。学生一路走来,无论是求学,还是做律师,都与老师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缘,也深受老师的惠泽。可以说,没有老师,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一个醒龙法律人——的律师人生。
      老师才思敏捷,在学界有“鬼才”之称,在律坛有“三湘刑辩第一人”的声誉。老师生性孤傲,桀骜不驯,性格直率,侠肝义胆。老师虽显强势,但也有柔情,孤独,单纯得像个小孩的时候。人无完人,正如老师所强调的:“没有遗憾的生命不是真正的生命”。可以套用歌曲《我》里一句歌词来描画老师:“老师就是老师,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醒龙”是老师名字“兴隆”的谐音,醒龙律所,有如老师的孩子。“一切为了权利”是老师创办醒龙律所的初心。2017年9月20日老师的突然辞世,是全体醒龙人的痛。作为学生,作为醒龙法律人,我将谨遵老师教诲,不忘初心,与醒龙全体同仁同心协力,锐意进取,精益求精,为当事人提供精湛、高效的法律服务,以作为对老师的回报。
 
                                                                                                   马革联
                                                                                            2018年清明于星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