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刑事律师logo

长沙刑事律师网
马律师咨询电话:15074834939

首席律师

隆回周某涉嫌寻衅滋事案律师意见书

时间:2020-05-02 17:18:03

 
       作为周某【2019.3.19刑拘,2019.3.29不批捕-取保】的辩护律师,本人在仔细阅卷及听取周某对涉案情况的反映后认为,本案系周某另外两名男子(尚未归案)当时出于保护一名孤身女性免受可能发生的不法侵害之动机而引发的一起伤害案件,并非寻衅滋事被害人的伤情并非周某所致,而系另外两名男子所致,且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周某事后认罪/悔罪态度很好,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的全部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周某的涉案犯罪情节轻微,符合不起诉条件。现扼要提出如下律师意见,供公诉机关参酌。
        其一,在案证据表明,本案周某等并非出于寻求刺激/争风吃醋/逞强耍横/无事生非,而系出于保护一名孤身女性免受可能发生的非法侵害而引发,不宜以寻衅滋事论罪,同时被害人在冲突诱发因素上也存在一定的过错。
案发当晚11:00多,张某周某等人唱完歌从歌厅出来准备回家时,被害人阳某叫张某上其车说送她回家,张某说自己有车不用他送,而阳某还开着自己的车继续跟着张某,并不断喊张某上他的车。当张某走到自己车处时,阳某又停下车,走到张的车旁,不听张的劝阻上了张某的车,张某叫阳某下车,可是阳某还是拒不下车【见张某笔录P47】。——显然,在周某等看来,深夜一名陌生男子不听劝阻一直纠缠一名孤身女性,完全有理由相信张某当时具有受到非法侵害的危险。而且,张某系周某邀请去唱歌的,周某也有义务保护张某的人身安全。可见,周某等当时确实系出于保护张某免受可能发生的不法侵害而与阳某发生争执的,这可从张某周某的笔录中得到一致印证张某笔录(P47):“当时我在跟阳某谈的时候,先前跟我们唱歌的那三名男子也开车来到我的旁边,其中有两名男子就下车来到我的车边叫阳某下车,并问阳某三更半夜坐到一个女的车上干什么你到底是想劫财还是想劫色?”//(P48)“打完电话后,张艳波又问那三名打人的男子为什么要打人?他们说:阳某三更半夜的到我车上来,怕不放心我,为了我的安全,然后与阳某发生了争执并打架。”//周某笔录(P17):“我走过去后就问阳某:大半夜的,别人不让你上车,你偏要上车,你是图谋不轨的,是劫财还是劫色?当时阳某也是喝了酒直接回道:娘卖逼的,我要做什么,你们管得着,我把你们几个都记下了”】。——可见,当晚发生的阳某被伤害事件,周某等并非出于寻求刺激/争风吃醋/逞强耍横/无事生非流氓动机,而系事出有因——出于保护孤身女性免受不法侵害之动机。同时,从被害人方面来看,当时在张某明确告诉阳某说她自己有车,不用他送后,阳某就不应该开车继续跟着张某并叫张某上其车了,更不应该在张某拒绝其上她车时硬要上车,而且拒不下车。——可见,就此次伤害事件的诱发因素而言,受害人阳某也是存在一定的过错的
此外,从侵害对象来看,也是明确的/特定的——针对深夜一直纠缠张某且对她可能构成非法侵害的人,并非随意挑衅殴打不特定之人。因此,本案应以故意伤害论罪,而非以寻衅滋事论罪。
       其二,在案证据表明,被害人的伤情并非周某所致,而系另外两名男子用脚踢被害人的躯体部位造成的。
      一是,《受案登记表》(2018.10.30.02:23)(P1)表明,首先动手打被害人阳某的不是周某而系一名穿黄色裤子的男子。对此,张某的笔录可以佐证【P47:“争了几句,那两名男子就先动手打阳某,阳某就边躲边退,那两名男子就追着阳某打。”//(P48):那两名男子都是用拳头和脚踢打对方的身体,是那两名男子先动的手】。而阳某笔录称系周某首先动手打了他头部一拳(第一次笔录)或耳光(第二次笔录)的说法,前后不一且都只是孤证,不具有可采信性。
       二是,现有证据足以证明阳某的伤情系另外两名男子造成的,而非周某造成的。伤情法医鉴定表明,阳某的伤都是在胸部+腹部。而阳某/张某的证言一致证明,阳某的伤确实系另外两名男子所致阳某笔录(P29):接着另外两名男子就一起围着我拳打脚踢,我就边躲边退。//阳某笔录(32)我的伤主要是我被打倒在地上后,跟周某一起的两名男子用脚踢的。//张某笔录(P48):那两名男子都是用拳头和脚踢打对方的身体,是那两名男子先动的手。//张某笔录(P51-52):这时周某从车上下来,走了过来问阳某:你三更半夜坐到一个女人的车上干什么?接着我看到那个穿黄色裤子的较胖的男子就突然开始动手打阳某,阳某就往后退,那个穿黄色裤子的男子跟另一个男子就开始用脚踢阳某的身体,周某也跟在后面,用手指着阳某说:你三更半夜的跟着别个女的想干什么?我请她们唱歌,我就要保证她们的安全等一些话。然后,另外两个男子就不停的用脚踢,用拳头打阳某的身体。——显然,阳某的伤均在躯体部位(胸部肋骨/腹部脾脏),只可能是当时用脚踢被害人躯体的另外两名男子形成的。退一万说,即便周某打了阳某一个耳光或一拳,或是后来踢了阳某的小腿部位一下,也不可能形成阳某的胸部+腹部之伤情!
       其三,在案证据表明,周某也没有授意另外两名男子殴打被害人阳某。
      虽然阳某第一次笔录的说法【称周某说了一个字“”】,意味着周某当时有授意另外两名男子打他的意思,但是,该说法只是一个孤证,不能得到任何印证。而且,阳某在第二次笔录里纠正了该说法【P32:当时周某没有用言语和动作示意另外两名男子动手打我。】。——对此,当时在场的见证人张某的笔录说法【周某只是质问过阳某三更半夜要坐到一个女性车里是想干什么,没有听到周某有过授意另外两名男子打阳某的言语或动作。】也可以佐证。可见,依法不能认定周某有授意另外两名男子打阳某的说法。
       此外,需要说明的是,周某本来开始是坐在自己车上的,是在看到一个陌生男子(阳某)在三更半夜跟着一个单身女子(张某),且不听女子劝阻还坐到女子车上,拒不下车时,另外两名男子先下车去要求男子下张某的车并发生争执后,他才下车来到张某车边,并质问了阳某。——这就是周某涉案的实际情况。也就是说,周某实际上并没有动手殴打阳某。至于《起诉意见书》称周某也踢了阳某小腿部位一脚,虽然周某自己在笔录里认了,但并非真实情况。据周某反映,他之所以自认,实际系基于张某系受自己邀请去唱歌的,而当时另外两名男子在与阳某发生争执并打架时,自己又没有及时制止,导致阳某受到伤害,认为自己也有一定责任。同时,也为配合办案工作,争取一个好的认罪态度。而事后,为化解矛盾,在另外两名男子没有归案的情况下,周某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及当地的村支部书记,又主动承担了被害人的全部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方的谅解。对于该次事件,周某至今也是悔恨不已。
        综上所述,本案被害人虽然受到了比较严重的伤害,但是加害方并非出于寻求精神刺激/争风吃醋/无事生非之流氓动机,实际上属于因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引发的一场误会。周某本人虽然踢了被害人的小腿一脚,但并没有致伤被害人。根据(1)周某的涉案的实际情况【出于保护孤身女性深夜免受侵害的动机+被害人有一定过错+被害人伤情并非周某所致】;(2)周某认罪悔罪态度很好;(3)能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和取得被害人谅解,且被害人表示不再追究周某的任何法律责任;(4)在共同犯罪中,根据周某涉案事实情节,周某也只是从犯;(5)案发前的一贯表现良好(多年获评县/镇优秀村支书),系初犯/偶犯,不论本案以故意伤害还是以寻衅滋事论罪,应依法认定周某涉案属于“犯罪情节轻微”之情形。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本案在确认被害人伤情不是周某所致后,根据罪责自负的原则,不能因为致伤被害人的嫌疑人没有归案就把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归结于周某个人承担。
       最后,恳请人民检察机关综合考察本案周某的实际涉案情况及表现,秉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及宽严相济之原则精神,依法对周某做出不起诉决定。
       此致
隆回县人民检察院
                               
            辩护人:湖南醒龙律师事务所
                               律师:马革联
                               2020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