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刑事律师logo

长沙刑事律师网
马律师咨询电话:15074834939

首席律师

长沙郑某涉嫌网络诈骗案律师意见书

时间:2020-05-02 17:26:11


【按语】本案系郑某康(法定代表人)公司的网上客户在退款纠纷没能得到及时解决的情况下举报郑某康等涉嫌网络诈骗犯罪,且系公安部指定侦查的案件,警方拘留了该公司4人。因家属在案发后及时聘请本律师介入,在拘留期间取保1人,在警方报捕时(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检察侦查监督部门认真听取采纳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全案4人均不予批捕,被拘留的3人恢复人身自由。
 
       作为郑某康的辩护人,本人在认真听取郑某康对涉案事实情况的反映及进行初步的调查了解的基础上认为,涉案的江西梦某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梦某某公司”)所开展的淘宝直播权限开通/浮现权开通/淘宝直播热度冲榜业务并不违法,客户与公司之间形成的退款纠纷属于正常的民事纠纷,股东郑某康(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其他公司职员,均不构成诈骗罪。现扼要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检察机关参酌。
      其一,涉案的梦以航公司系郑某康郑某欣于2019.7.8依法注册成立的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其淘宝直播权限开通/浮现权开通/淘宝直播热度冲榜业务属于公司经营范围业务【附件1:公司《营业执照》+附件2:招商银行《开户许可证》】。——也就是说,郑某康及其公司职员所从事的是正常的合法业务。显然,这是认定涉案事实是否涉嫌犯罪的一个前提性/基础性要件。
      其二,梦以航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因各种客观原因形成的个别客户与公司之间的退款纠纷,系正常的民事纠纷,郑某康及其他公司职员并不存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欺骗顾客的问题。一是,该公司成立后,一直正常开展业务(注:其中大部分业务系发给第三方平台完成的),前后6个月左右时间营业额有约40-50万元,服务的客户达上百人/单位。案发前,也存在过客户正常退款5笔计20780元【附件3:公司流水账单;附件4:客户“星辰”的12000元的退款聊天记录:郑某康主动加了客户微信,通过微信转款12000元退回客户,且留言:“兄弟,那这边和你的事情就清了”/“钱虽然退了,还是得说声不好意思哦”//客户“绅士”3200元退款聊天记录:退款后说:“不好意思给你带来的麻烦哈”】。二是,经营过程中出现的个别客户退款问题,要么系淘宝官方更新系统(每24小时更新一次)影响冲榜所致,要么是微信公众号被限制使用导致与顾客沟通不畅所致,要么是接单多没能及时达到冲榜效果所致,且并不存在公司故意拉黑客户或删除客户的情形,更没有出现客户支付了费用而公司不予承认的情形。三是,基于该业务的特点,因客户与公司之间均系通过微信沟通联系,并没有签订书面合同,特别是就时间/冲榜热度/退款情形双方没有明确的约定,显然,这也是导致履行过程中难免出现退款纠纷的因素之一【附件5:“绿叶电商”群聊天记录:公司回复客户“没有这么快,人太多,你的还在排队”】——可见,从公司经营过程中出现的个别客户退款纠纷的实际情况来看,郑某康及公司职员均不存在虚构事实与隐瞒真相的欺骗顾客的行为。
      其三,郑某康及公司职员并无非法占有客户资金的主观犯意。客户通过微信与郑某康沟通洽谈好服务要求及价格后,即意味着双方确定了意思表示一致的合同关系,客户支付的费用就是公司服务的对价。事实表明,公司运行6个月以来,营业额有40-50万元,服务过的客户上百,绝大多数客户对公司的服务是满意的,只是个别客户因服务问题提出了退款要求。——这正是一家由几个刚大学毕业走入社会的年轻人创业阶段,往往存在业务不甚规定或经验不足的正常体现。特别是,案发前公司已经发生的5次正常退款的实际情况(1680+1900+2000+3200+12000=20780元)的足以表明,郑某康及其职员并没有非法占有客户所支付的服务费用的主观犯意。——对此,公司并无拉黑客户的事实也可以佐证
      需要说明的是,本案报案的3人(“蚂蚁”3800元+“赵杰”4200元+“刁蛮珍儿”5900元)也均系因服务过程中出现客观原因【比如,因淘宝官方更新系统后台就做不了/碰到双11的时候客户多需排队发生拖延】,以致服务没有达到客户满意程度而向公司的提出退款要求的客户,显然,客户提出退款,也只是客户与公司之间的民事纠纷范畴。而且,该三名客户的退款问题在案发后,显然,该3名客户与公司之间发生的退款问题,郑某康等四人的家属全部退给与该3名客户了,并达成《谅解协议》,3名客户均表示不再追究郑某康等人的法律责任【注:《谅解协议》已提交公安机关附卷
无须讳言,在电信网络诈骗频发的当下,该3名客户当时在退款事项尚未得到解决时,会产生是不是诈骗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是,作为公安司法机关在决定是否作为诈骗刑事案件立案时,不应该先入为主,偏听偏信,轻率地对一家合法注册成立的公司做出刑事立案决定,而应该在做进一步的调查了解后,再谨慎做出决定。
      其四警方办案人员存在违法违规获取有罪供述笔录的问题。据郑某康反映:一是,公安办案人员首次讯问时,在没有就公司业务经营情况进行了解时就直接说他们是在实施诈骗,并逼迫郑某康承认是诈骗,以致做出与事实不符的讯问笔录。二是,公安办案人员不如实记录郑某康就涉案实际情况的反映。三是,郑某康2020.1.4被送看守所羁押后,第一次讯问笔录并非提审的如实记录,而系办案人员自己事先打印好的一份讯问笔录,拿到看守所郑某康所在的监室门口直接要求他签字的。而且,1.16公安办案人员也是拿出一份打印好的不实讯问笔录,要求郑某康签字,但其这次拒绝签字。——显然,公安办案人员违反《公安机关刑事案件办理程序规定》之规定(第198条/200条/201条),没有如实记录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
      此外一是,据另一涉案人员胡某(2020.1.17被取保候审)的父亲(胡芳江,深圳市公安局坪山分局警员)反映,胡某称警方办案人员在派出所讯问过程中没有如实记录胡某的陈述内容;在其被羁押到看守所后的2010.1.4下午,办案人员也是拿出自己事先打印好的部分内容不实讯问笔录在看守所胡某的监室门口要求其签字的,并以取保候审相诱惑。特别是,2020.1.15中午办案人员再次拿出一份打印好的讯问笔录要求胡某签字时,胡某提出要修改不实笔录内容时,办案人员就责令其再在打印稿上补加一句关于胡某系默认郑某康等三人是合伙商量诈骗的话,否则,就不给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可见,本案公安办案人员确实存在逼供/诱供的重大嫌疑。
综上所述,涉案的梦以航公司系依法注册且从事合法业务的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郑某康及公司职员并不存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欺骗顾客的行为,也不存在非法占有顾客资金的主观目的,在经营过程中出现的个别客户要求退费的问题显系民事纠纷,因而郑某康及公司职员并不构成诈骗犯罪。
      法律不外乎事理人情,法律也并非网民的工具。4名刚踏出校门走入社会的大学生,充满着创业的梦想,我们不能其因社会经验不足,或服务存在不到位,或对公司退款问题处置不当,就采取不教而诛的态度,草率地以犯罪论处,使背负沉重的罪责包袱,彻底扼杀其创业激情与梦想。相反,我们应该地给予其善意的建议、宽容、引导和鼓励(比如,建议其聘请法律顾问)。——这也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张军检察长所反复强调的对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务必坚持法治原则,严格证据审查,准确区分罪与非罪,而且“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的原则和政策的体现
      最后,恳请检察机关坚守法治原则,严格审查核实,仔细甄别,依法监督并纠正公安机关的错误做法和意见,不予批准逮捕郑某康及公司职员,让其感受到社会的关怀和司法的公平正义。
      此致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检察院
                             
                              辩护人:马革联
                                  2020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