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刑事律师logo

长沙刑事律师网
马律师咨询电话:15074834939

首席律师

娄底吴某涉嫌寻衅滋事案律师意见书

时间:2021-03-13 23:34:37

 
吴某涉嫌寻衅滋事案
 
律师意见书
 
作为吴某的辩护律师,本人在认真听取吴某对涉案事实的反映及仔细阅卷后,认为本案《起诉书》所例举的吴某多次信访行为均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且其找涟源市时任农村公路副局长卢祖尧/七星街党委书记袁梦华寻求修路工程款问题的解决发生争吵或争执/因上访缺课与校信访包案领导刘太平电话争吵(辱骂),也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现扼要分述如下:
一、关于寻衅滋事犯罪之刑法与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与理解。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从本案《起诉书》所列涉案事项来看,吴某可能涉及的是第(二)+(四)两种情形。——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18号)(第一条)明确: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同时,该《司法解释》规定:
第三条规定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多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二)持凶器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的;
(三)追逐、拦截、辱骂、恐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五)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活、生产、经营的;
(六)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
第五条规定:在车站、码头、机场、医院、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应当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活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从上诉《刑法》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可知:一是,寻衅滋事犯罪的动机和特征是“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可见,寻衅滋事的本质就是流氓性,这是对寻衅滋事犯罪的的规定性(该罪名系从原流氓罪分解出来的一个罪名)。这从该《司法解释》对寻衅滋事犯罪的排除性规定也可以得到印证【“行为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的,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除外”。】。二是,“辱骂/恐吓他人”的,须要有“情节恶劣”之结果构罪要件。三是,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须要有“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之结果构罪要件。
我们分析认为,本案吴某的涉案行为既不具有寻衅滋事的动机犯意)的规定性,也不具有寻衅滋事犯罪的行为结果)的规定性,依法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二、在案证据表明,吴某的信访/上访系事出有因(寻求工程款问题的妥善解决),而非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依法不能定性为寻衅滋事。
正如本案《起诉意见书》所载明的,吴某自2008年至2014年期间,在涟源市七星街/渡头塘/桥头河/龙塘/安平五个乡镇承包了有10段(实际有9段公路工程款问题没有解决)的村级公路硬化工程。虽然吴某承包的上述公路当时大部分没有计划立项,国补部分资金没有拿到,但是吴某与所在村组都签订了承包施工的合同,施工也实际完成,公路均通了车,且其中部分工程还经过涟源市公路局验收了。——也就是说,吴某私人投资为涟源市相关乡镇村组修建了公路工程是客观事实,而这些乡村公路硬化是政府需要解决的事情,因而政府需要支付吴某相当于国补资金部分的工程款,只是如何妥善解决支付的问题,但多年来政府一直没能得到解决。——这就是导致吴某持续信访上访的起因。显然,该起因与寻衅滋事之流氓动机不可同日而语,相提并论。
法律不外乎事理人情。从情理上来说,当时吴某也是在当时中央实施“村村通”工程的大背景下实施修路的。而且,据吴某反映,目前所修9条公路中,部分修路工程系政府相关部门领导答应“先上车,后买票”才施工建设的【比如,2008第一条公路(龙塘镇双河村级公路)是市公路局通村办主任李亦民答应按中央补贴政策补贴的,且公路局也验收合格的;2009第二条公路(龙塘镇文礼村公路)是市交通局党委书记刘志杰答应可以按中央村级公路硬化补贴的;2010第三条公路(渡头镇洪家村公路)是市农村公路局副局长卢祖尧答应案中央政策补贴的—卷2/P2(2020.5.23吴某供述笔录)】。特别是其中第五条公路(2011.12渡头塘镇檀山村1600米公路硬化),当时还是立了项并且和当地镇政府签订了协议,应该支付国补资金的【卷2/P127(涟源市农村公路局副局长卢祖尧询问笔录)。但是,工程款问题也一直没有解决。——推己及人,可想而知,作为一名普通教师,吴某妻子也早已改制下岗没有工作,家庭无其他经济来源,当时为修路以较高利息从他人处筹借了大部分修路资金,背负了近200万元的债务,常年遭受逼债之苦,以致夫妻俩以多年积累在长沙为女儿以银行按揭购置的一套商品房也被人民法院冻结拍卖处置还债【附件1-3:涟源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湘1382民初1589号+《执行通知书》-(2019)湘1382执385号】。目前,吴某妻子也因债务问题在闹离婚,可以说已到妻离子散的地步。可见,吴某为修路工程款问题持续信访上访,也确实系情非得已/情有可原
对于吴某公路工程款问题,本辩护人在与本案公安办案人员(涟源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沟通时,办案人员也是坦诚政府方面确实需要设法妥善解决吴某的工程款问题,否则,吴某出来后还会继续信访上访。同时,涟源市人民检察院《继续侦查提纲》也是明确“建议相关职能部门对吴某反映的诉求问题依法妥善处理”【卷1/P11】。可见,吴某为修路工程款问题的信访/上访确实是事出有因,并非寻求刺激/逞强耍横/无事生非之流氓性质的情形。而且,退一步说,即便吴某有的辱骂/恐吓他人+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情节严重的行为,根据上述司法解释之排除性规定,因债务纠纷问题引发的,也不应以“寻衅滋事”论罪。
三、《起诉书》所列上访行为没有一起符合刑法及司法解释规定的寻衅滋事罪之客观构罪要件,依法不应以寻衅滋论罪。
《起诉意见书》所列5起上访事实分别是:(1)2018.4.23吴某相约肖江苏/廖广益/李兵山/郭清梅到北京国家信访局登记,从信访局出来就被驻京办人员接回。(2)2018.7.22吴某相约廖广益/李志书/李胜华/廖文华到北京上访,因七星镇工作人员一路跟到北京,在北京被拦截下来,没有到国家信访局登记即返回了;(3)2019.4.16吴某个人到北京中南海上访,被北京公安训诫。(4)2019.10.20吴某相约姚华炎/吴汉初/廖文华/李兵山/黄嫦娥/李胜华去北京上访,在国家信访局登记后被驻京办工作人员接回。(5)2020.5.22吴某和王丽华到北京国家信访局时,被当地民警查询并带到久敬庄后被接回。
在案证据资料表明,该五次上访中有三次是多人电话后微信相约一起去北京上访的,各上访人的诉求也各不相同,到国家信访局也是各自登记自己的信访诉求事项,相关开支费用也是各自承担。显然,这并非刑法意义上的“组织性”犯罪行为。更重要的是,各上访人员每次上访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后,都是依法依规做好登记即返回或被政府驻京办工作人员接回,没有任何滋事或不文明行为【比如,打横幅穿冤衣/随意殴打他人/辱骂或恐吓他人/随意毁损他人财物/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等】,更无“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任何情形。即便是2019.4.16吴某个人去中南海上访,也没有任何过激行为,被执勤警察查询口头训诫(没训诫书面凭证)后即被接回。——显然,吴某就该5起上访行为,完全不具备刑法及司法解释所规定的任何客观构罪要件,依法不能以寻衅滋事论罪。
四、《起诉书》所列吴某因信访事项分别与政府工作人员袁梦华/卢祖尧及与所在学校领导刘太平发生争执争吵的事情,并非情节恶劣,依法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
一是,2015年底时一天吴某找时任七星街党委书记袁梦华解决七星街菜花村公路工程款(已立项)问题时与袁梦华发生争执。当时在袁梦华要求吴某自己去找人解决时,吴某虽然情绪有点激动,也拍了桌子,但只是说:你们答应了的,我反正只找你们政府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和辱骂的行为,且被政府工作人员及时劝离了【卷3/P13-14(袁梦华笔录)//P70-72(阳克之笔录)】。而且,就该条公路工程款的遗留问题,在2017.3.30双方协商一致签署了《关于七星镇菜花村雷水公路工程款项遗留问题的协议》,吴某也签署了《息访协议书》(2017.74)【卷3/P91-92】。息访后,吴某就此再也没有找过袁梦华及信访过。——显然,吴某就与袁梦华发生争执事项,完全不具备寻衅滋事犯罪的主客观构罪要件,依法不构成犯罪。对此,涟源市公安局扫黑办在调查后于2019.2.28做出了“吴某无犯罪嫌疑”的结论【卷3/P1-3:《关于涟源市纪委涟纪案函[2018]10号线索回复报告》】。
二是,吴某多次找时任涟源市农村公路局副局长卢祖尧寻求帮忙解决公路国补资金的问题,曾口头威胁如果不解决工程款的问题,就要到娄底/北京上访,并反映农村公路局及卢祖尧腐败问题。——显然,吴某找农村公路主管部门领导寻求解决工程款问题并无不妥,尽管方式有些不妥,但是称不解决就要上访或举报,明显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恐吓或威胁,且没有也不可能造成卢祖尧任何精神方面的严重后果。因此,吴某就此依法不涉及任何犯罪的问题。
三是,2020.4.15吴某因上访缺课的事情在电话里和自己学校(涟源市工贸中专)信访包案领导刘太平发生争吵,辱骂了刘太平。无须讳言,吴某辱骂行为确实不对。不难想象,吴某因公路工程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债台高筑,已到妻离子撒的地步,情绪也难免激动。而刘太平作为信访包案领导,面对的是名老上访户和重点稳控对象,也可谓压力山大,在稳控工作过程中,难免受到委屈。就此,吴某随后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和刘太平当面赔礼道歉了【卷2/P25(吴某笔录)】。事实上,吴某与刘太平是同事关系,两人之间并无私怨,平时关系也融洽,吴某赔礼道歉后就和好如初了。显然,吴某电话里辱骂了刘太平的事情,也并未造成任何较严重的后果,根本不涉及犯罪的问题。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在案证据资料显示,2017年涟源市七星街有人向涟源市纪委举报吴某违纪承揽工程及恶意煽动串联上访【卷3/P96】。2018.11.5涟源市纪委将吴某“存在非访、闹访以及组织上访”问题线索【《问题线索移送函》(联纪案函[2018]10号】移送至市公安局。随后,涟源市公安局就此展开了全面调查,虽然有吴清辉等人大肆诬陷吴某【卷3/P7-10(吴清辉询问笔录)】,但是,2019.2.28涟源市公安局扫黑办经过核查后依法作出了“吴某无犯罪嫌疑”的正确结论【卷3/P1-3】。——这至少说明《起诉意见书》所列吴某2018年两起所谓“组织”他人上访的行为公安机关认为都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同理,吴某2019两起+2020一起上访也一样不构成犯罪。可见,涟源市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与自己2019.2.28所做的正确结论都是自相矛盾的!很明显,本案《起诉意见书》就吴某所谓组织上访或个人上访行为的定性(寻衅滋事犯罪)是错误的。——这也印证了本案系涟源市委主要领导违规干预司法导致司法机关加罪于吴某的事实【公安机关和家属及辩护律师明确解释本案系市委主要领导指示立案查办的】。
此外,作为服务者(人民的公仆)的国家机关公职人员,特别是作为领导干部,务必摆正自己的心态。我国宪法确认人民主权原则,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一切国家权力属于人民。党和政府的根本宗旨也是为人民服务,务必遵循“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立场。当人民群众遇到困难时,理应设法提供帮助以解决问题,而不是设法如何去堵住问题。同时,人民群众有检举公职人员的法定权利,即便检举有不实之处,也不能视检举为对自己的威胁/恐吓。对自己工作中存在的瑕疵,有责改之,无则加勉。当然对于存在腐败或渎职问题,需要依法依纪处理。比如,作为农村公路管理局及当地乡镇,对当时村组没有立项的公路在村组提出要实施硬化时,或在工作中发现有没有立项即施工的话,需要明确告知(书面告知)各村组关于国补资金的实际情况,不应该口头答应“先上车,后买票”,或事后补办申请立项。——显然,这些都是工作没有到位的体现。
五、关于本案的处理意见与建议。
信访,是我国特色国情所决定的一项特色制度,信访权是我国公民的一项法定权利。中央反复强调禁止对正常信访人员围追堵截和肆意打压。然而,现实情况是,地方党政领导往往对当地信访人员特别是上访总是持抵制态度。虽然地方党政有的领导喜欢干预司法,但是,司法机关还是应遵循法治原则,务必对法律和事实负责。可以说,一旦出现错案,承担责任的只是司法机关及其承办人员,不大可能是干预司法的党政领导。因此,司法机关及其承办人员务必坚守司法职守,抵制案外因素的干扰,紧扣涉案事实和证据,根据刑法及司法解释的明文规定,作出自己的准确判断。
毫无疑问,对于人民群众的信访问题的处理原则是宜疏不宜堵。本案吴某信访问题的根源在于其修建公路的历史遗留问题一直没能得到解决,也就一直没有息访。因此,我们认为,本案与其利用刑事司法手段对吴某进行打压,不如真心回到吴某的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上来。假如司法机关不能坚守法治原则,硬是强行加罪于一个确实存在有100余万元工程款问题还没解决且并不构成犯罪的信访人吴某,那无异于在制造新的信访事端,甚至可能引发难以预料的非正常事件。
我们认为办法总比问题多,具体问题需具体分析,特殊情况需特殊对待。我们相信只要地方党政领导真正重视该历史遗留问题,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比如,在核定吴某公路工程量及工程款缺口金额后(吴某自己核算是约130万元),可考虑分期从本级财政支持的乡村公路建设项目上来解决,也可以考虑将吴某建设的工程量分期计入其他新立项的项目工程量的方式来解决。对此,检察机关的意见也是要求政府相关部门对吴某工程款问题予以妥善解决【补充卷/P6:《湖南省涟源市人民检察院继续侦查提纲》。建议人民法院继续建议相关政府部门尽快妥善处理吴某工程款问题,尽量避免日后出现无法预料的意外事故的发生。
最后,恳请司法机关坚守司法职守,坚决抵制案外因素的干扰,仔细核查涉案事实和情节,依法对本案作出一个经得起历史和法律检验的决定——宣告吴某无罪。
此致
涟源市人民法院
                              
辩护人:马革联 律师
                                   2021年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