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刑事律师logo

长沙刑事律师网
马律师咨询电话:15074834939

首席律师

益阳:邹某涉嫌诈骗罪不诉案律师意见书

时间:2021-08-01 20:08:23

【按语】该案因警方办案人员没有坚持事实求实原则,使用违规违法手段获取当事人不实供述过笔录,导致当事人被以涉嫌诈骗罪(涉案金额98万元)批捕。本律师系该案批捕后介入辩护的,在经过多次会见听取当事人对涉案事实及经过获取口供过程情况的反映,特别是在仔细阅卷及开展初步调查取证工作后认为,本案实系购销合同民事纠纷,当事人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犯意,不能按约供货系新冠疫情爆发的特殊背景下无力供货所致。后当事人不能及时退款,也系当事人在不能及时供货时自己投资组织生产失败,造成资金困难所致。因而,依法不能以诈骗犯罪论处。本律师经过与检察机关的反复沟通,该案在两次退补后,最后成功获得(存疑)不起诉处理的满意结果。——需要指出的是,该案在家属不能退款且已经被批捕,当时家属及当事人对不起诉几乎不抱希望了。可见,任何案件只要确信是无罪的,只要有一线希望,辩护律师都应尽最大努力争取,决定不能放弃!后据了解,该案检委会系以5:4的投票结果支持了公诉人的存疑不诉的意见的。在此,需要对本案公诉人能坚守司法职守和法治原则,在自己批捕的情况下能做出不起诉的意见表示感谢!
 
作为邹某的辩护律师,本人在认真听取邹某对涉案事实及警方办案经过情况的反映/仔细阅卷及进行初步调查了解的基础上,认为涉案事项实系一个购销合同纠纷,属于民事法律纠纷,邹某并无非法侵占某医疗公司货款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依法并不构成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现扼要提出如下律师意见,供司法检察机关参酌采纳。
一、邹某及其某地毯公司就某医疗公司采购2吨熔喷布事项,实系典型的民事合同纠纷,依法不构成诈骗罪或合同诈骗罪。
我们知道,合同纠纷与合同诈骗罪虽然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是两者存在本质区别。行为人有无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是区别两者的关键。就本案而言,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察分析:
一是,看履约能力。众所周知,2020.4-5月份时全国防疫物资处于政府控制阶段,全国各地政府抗疫机构及单位都在寻求抢购防疫物资,库存数吨现货几乎不太现实,这是当时的一个大背景因素。然而,邹某2020.2即通过冯某福建厦门的鲍某订购了2吨熔喷布,且先后于3.12通过银行支付了30万元的定金,4.21又支付了21.2181万元的货款2020.4.23左右,某医疗在深圳和邹某达成熔喷布的采购合同(口头)约定后,2020.4.25邹某即和鲍某约好从深圳到福建厦门收货,连续等了3天一直没收到货物。显然,可能系被骗了,就此,邹某还到深圳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园区派出所报了案【卷2/111-112:《受理报警案件登记表》//115-120《询问笔录》(2020.6.16)】。——可见,邹某虽然当时没有库存2吨货物,但是某医疗约定之前即支付50多万元订购了2吨货物,因此当时邹某是有履约的把握和能力的,只是因被骗了一直没有拿到货物而导致履约不能
二是,看实际履约行动。2020.4.23左右,某医疗和邹某达成熔喷布的采购合同(口头)约定后,2020.4.25邹某即和鲍某约好从深圳到福建厦门收货,2020.4.27邹某收到某医疗安排转款两顿货款98万元后,邹某在厦门没有受到货后,随即又去江苏(高铁)/山东(飞机)某医疗采购货物而且,整个货物采购期间,邹某都和某医疗公司的何某(业务员)与邹某昌(股东)保持着微信和电话沟通。当时的防疫物资的紧缺可想而知,但邹某还是支付33万元先后采购并发给某医疗300公斤熔喷布(2020.5.3)/再发了700公斤熔喷布(2020.5.22)。——可见,邹某某医疗公司达成购货合同(约定后,为履约一直在积极为某医疗采购货物,只是因为客观原因导致没能如约卷2/15(邹某笔录):当时何飚所要求的颗粒物过滤率为95+以上的熔喷布已经被国家管控了,在市场上根本买不到,这只要稍微懂行的人都知道。当时之所以接了这个单,是因为我之前在2020.3被被人骗了30万,那个人给我说发2吨熔喷布,但直到现在也没有发,钱也没退给我(注:实际是2020.2订购熔喷布2吨,3.12与4.21先后打款共51.2181万元,4.25去福建厦门收货,但没收到货)
三是,看不能完全履约的原因。在案证据表明,由于当时防疫物资的紧缺及所订购的2吨货物被骗,导致不能如约供货。但是,邹某还是设法先后向某医疗公司提供了1吨熔喷布。后面系因疫情防控情况发生变化导致市场行情的明显变化,于是某医疗提出不再需要熔喷布及退款要求。需要说明的是,邹某所提供的货物虽然质量没有达标,但是这不是邹某所能把控的,因为当时要货很急,也来不及出具检测报告。而且,邹某为采购该1吨熔喷布也是支付33万元货款【卷2/15-16(邹某笔录):厂家在发货(300公斤熔喷布)前就跟我说了,买了就不会退货,所以我没办法退。在那次发货不久,某医疗因为生产需要急需熔喷布就继续催促我提供货源并且强调了质量,我因为无法找到厂家就到处通过网络等方式寻找,时间上已经远远超过对方的要求,后来通过网上找到江苏一个叫“康乐医疗”的公司采购700公斤熔喷布,对方公司将货发到深圳后我重新包装将货寄到了湖南的某医疗。我两次都是按33万一顿的价格购买的第二次购买的700公斤熔喷布大概花了20万左右具体多少我不记得了。我都是银行转账的,我的银行流水能看到,其他就没什么提供了。】。
四是,货款资金去向和用途在案邹某银行账户流水表明,2020.4.27某医疗公司安排转入98万元货款时,银行账户内资金余额为136.0009万元。4.27收到某医疗公司货款98万元后,主要支出为:4.28支付无纺布差价补款4.915万元,5.4购买无纺布支出38万元,5.5支出购房款63万元,5.6支付材料货款定金共14万元,5.7支付购买喷丝板挤出机定金70万元【卷2/98-99】。——可见,邹某当时是有资金实力的,且收到某医疗货款基本用于采购熔喷布及公司隆非织造布有限公司)熔喷布生产设备购置及原材料,并非用于个人挥霍或非法活动更没有转移资产逃匿行为。
期间沟通情况事后态度。邹某因之前订购的2吨熔喷布被骗而不能如约给某医疗供货,跑到山东采购无果,5.3到江苏采购了300公斤发给某医疗公司,某医疗收到货后说质量不达标,而邹某一直答应如质量不好愿意退款或补货【卷2/64:邹某与何飚微信记录:何(5.12):那这一批货怎么处理呢?你发的是多少Kg,不能用当然退回厂家呀。你打算发的第二批是你自己的吗?不是第一批那家厂吧。邹:第一批那个厂家我还定了一些啊,因为我一直忙,都没拿那个检测,你们回头有那个检测报告发给我一下,那我后面订的我要和他取消。300公斤先看看你们能不能用啊,机器一直在调。何:OK.邹:机器很麻烦的。何:下一批几号可以发。邹:后面慢一点如果你们担心的话到时候我就先把退款给你们。何:你先开车晚上有空再聊。这批货真不能用,请兄弟一定把好质量关。我们是绝对放心你才那么果断合作的。邹:好的好的,这个我跟那边协调一下,我问一下。如果你们测试过了,确定就是她的比较低的话,没关系,你们先放那边,到时候你们要有用这个民用口罩的,然后你们用掉就好了。反正这个问题你放心就好了吧啊,如果说检测确实没那么好的啊,这个问题会帮你们解决的。这个放心,因为货如果说确实是不好,我会跟人家沟通的,并且我后面找他订的货我也不要。好的,这个问题我沟通帮你们处理,现在开车如果到时候确实不行那个上次发的300公斤300公斤,就是可以不到时候再另外补2吨给你们好吧。何:相信你的(5.13.21:28)。何:那你这一批货还是不行啊,只有70多,你都看了。我建议你这一次啊,还是把那个,这上一次那个钱你还是退了吧。我的意思是,你退了的话,我们以后再继续合作吗?】。——实际上,因当时货源十分紧张,加上国家查控防疫物资,为能履约供货,5月初邹某立即注册公司(欣隆非织造布生产有限公司)投入150多万元购置两台喷绒布生产设备和3吨原料,5月中旬即组装好设备试产,但是因技术人员(俞祖钦)技术问题,一直在调试,到6.10还只能生产处80左右的熔喷布,达不到95+的医用口罩标准【卷2/38-41(祖钦笔录)】。5月20日左右,邹某联系到湖南欣龙公司可以提供熔喷布,且寄送样品到国家纺织中心检验过滤率达到95+,但某医疗公司说订单少了,不想要货了。
需要说明的是,某医疗的邹某昌(股东/董事长)在2020.5.1前初还提出委托邹某采购价值300多万元的几十吨无纺布,邹某因为库存不足及市场缺货,都没有接受【附件1:邹某与邹某昌微信记录:邹某昌:我们自己生产的可能不够,我们给你签一个大合同吧。邹某:等过完五一假期。邹某昌:好的,谢谢本家兄弟。能不能前一个每天供应2吨货的合同?邹某:没那么多产能。】。——显然,这足以表明,邹某并无诈骗的主观犯意,否则,看到送上门来的300多万的采购业务,一个诈骗犯是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良机的。
看是否虚构经济实力和虚假身份信息。某医疗就采购2吨熔喷布,价值不到100万元的业务,而邹某4.23答应帮小贝采购2吨熔喷布时,3.12/4.21已经支付共51万多元订购了2吨熔喷布;且4.27某医疗转款时邹某银行账号上余额有136万余元。同时,邹某名下有多家公司,其中“深圳某地毯有限公司”于2020.2.11获得“第二类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粤深食药监械经营备20200386号)【附件2】,2020年邹某公司已经完税约50余万元。2020.5.9注册了“深圳欣非织造布有限公司”【 可销售一二类医用器械、生产非织造布、无纺布、医用卫生材料等】。—可见,当时答应帮某医疗采购2吨熔喷布根本不需要虚构经济实力和虚假身份信息。
实际上,邹某1-2月份疫情爆发期间,不惧风险,活跃在为各地政府抗疫采购或捐赠输送了大量防疫急需物资第一线。比如,给湖北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采购捐助了10万个护目镜,还相应政府号召给伊朗捐赠部分防疫物资【附件3:助力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车辆通行证》(2020.2.18)+现场照片】。再比如,3-4月份,邹某分别找湖南欣龙/佛山瑞信/全球瑞信纺织共支付166万元定金采购72吨无纺布,都供应给美的集团等对社会防疫做出公益贡献的上市企业,余下10余吨无纺布存款工厂仓库【卷2/103-107:欣龙非织造布有限公司现场照片】。——显然,这完全不是一个诈骗犯所具有的表现。
此外,证人史进(介绍何飚与邹某认识的人)笔录称在餐桌上,邹某大肆吹牛自己的商业能力,并与美的公司签订了几百万的供应合同。如前所述,这并非全言过其实,且在餐桌上的聊天的,也不足为信。至于《起诉意见书邹某明知在当时的市场无法购买到95+标准的熔喷布答应某医疗采购,我们认为仅此也不能成为认定邹某具有诈骗的目的。——如前所述,当时的市场背景的特殊,加之国家在查控防疫物资,作为从事医疗防疫物资生产供销业务的某医疗更是清楚,而且,邹某当时已经订购了2吨熔喷布且约好去厦门收货的,可见即便当时防疫物资紧缺,邹某也是相信能够履约的。而且,邹某当时在到处采购未果时,5月初邹某即投资150余万元购置熔喷布生产设备和材料,只是技术人员的问题机器调试绿不成功而生产不出达标产品而已。
综上所述,作为深圳某地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邹某,就某医疗公司2吨熔喷布的采购,当时并非没有履约能力,也一直在积极履约,不能完全履约存在难以预见的客观的原因,货款资金也没有转移隐匿或挥霍或用于非法活动,且一直和某医疗方面保持联系与沟通,合同履行不能后,一直答应退款或补货,同时,邹某不需要也没有虚构身份和经济实力,因而依法不构成诈骗或合同诈骗犯罪。某医疗与邹某之间的货款问题,明细属于民事合同纠纷,完全不涉及犯罪的问题。
二、本案系典型的以刑事手段介入民事纠纷的处理,警方办案人员违规违法获取嫌疑人不实的有罪供述,依法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其一,涉案退款纠纷属于民事经济合同纠纷,公安机关介入系典型的以刑事手段干预民事经济纠纷。如前所述,邹某及其公司与某医疗公司之间通过口头和微信方式形成了采购2吨熔喷布的购销合同,邹某并无非法占有货款的主观故意,只是因当时经济困难而形成了退款纠纷。显然,就退款纠纷,某医疗完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可是,某医疗却采取隐瞒虚构部分不实信息报案,利用当地公安机关的势力介入追款,公安机关这样的做法明显属于以刑事手段介入民事经济纠纷,也有悖刑法的后盾法或保障法的性质,有悖刑法的谦抑性原则。
其二,警方办案人员采取欺骗/威胁手段违规违法获取邹某部分不实供述笔录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2020.8.10午餐后约2:00邹某即即被朝阳区分局刑侦大队李伟等人控制起来(上手铐),下午带到深圳市山南分局高新派出所做笔录(17:00-22:05)。期间,办案人员说某医疗有深圳代表过来协商退款,邹某提出和某医疗公司人员见面谈退款事宜,办案人员说可以见面谈,并告知邹某当天退款后可以在深圳放人,不带回湖南处理。后邹某哥哥过来协商退款,当时因无法一次性筹措到退款而未果,后办案人员不断威胁打人。有办案人员(矮个微胖)对邹某说:“你还算好人,不像其他诈骗的收了钱就跑了,你还是发了货,并且某医疗也认可接收了1吨货物,你退了那49万元,我们就不会立案来找你啊!”。邹某说:“当时有说再发货给某医疗,他们表示业不好拒绝收货。后某医疗邹总(邹某昌)又提出可以不退款但有四点合作要求,并且我也没有说不退款,可以和某医疗协商退款签订协议”笔录做完时,办案人员拿笔录给邹某看,发现笔录上有没有提问的话,也有没说过的话,有与事实不符的话,还有很多事实陈述没有写入笔录,当时提出修改和补充。办案人员即辱骂和威胁邹某签字认罪。邹某拒绝签字,办案人员就诱骗邹某说:“你签了可以不带回湖南,不签就带回湖南看怎么整死你!有的是办法收拾你,只要你配合工作签字可以在深圳取保不带回湖南,可以给你妈妈打电话,修改和补充内容后面可以给你加上笔录里”。这样邹某被迫无奈才签了讯问笔录(第1次)【卷2/10-17,讯问人李伟/汤。】。当晚关在派出所,邹某提出给他妈妈打电话,但办案人员拒绝。
第二天(8.11)办案人员押邹某到其工厂仓库拍了很多照片。期间,邹某再次提出和他妈妈打个电话,办案人员均拒绝。某医疗的代表也没让见面商谈退款事宜。下午邹某高铁到长沙小车约8.11日晚上8:00了益阳。在长沙回益阳的路上,某医疗公司人员约好办案人员吃饭喝酒。当晚,办案人员在朝阳分局做笔录,笔录拿给邹某签字,邹某发现内容与事实不符,拒绝签字,提出修改和补充,于是做笔录的警察走了。接着另两名警察又威胁邹某签字,但邹某提出修改和补充,还是没有签字。于是在朝阳分局关了一晚。
8.12日办案人员李伟过来说案子他接手负责,一直在商谈退款事项,并联系了邹某姐姐(邹娟辉)过来谈退款。8.12晚又关了一晚。
8.13日邹某姐姐赶到益阳朝阳分局,下午和某医疗公司协商退款,并达成退款的和解协议谅解书【附件4:《和解协议:乙方自己提出来目前经济困难,目前没有98万元偿还能力,同意在2020.8.14先归还甲方30万元,在2021.2.13前再还甲方20万元。剩余48万元请求甲方免除归还,甲方同意此方案(但同意的前提是乙方必须如前归还50万元)】,同时办案人员李伟承诺可以办理取保回家。下午办案人员又拿笔录要邹某签字,因笔录内容与事实不符,笔录上的时间也不对(修改为8.11及8.12),邹某拒签,于是办案人员又威胁说:“笔录口供不签字就送你去看守所叫人收拾你让你知道人间疾苦!”接着,又欺骗邹某说:“如果配合签字认罪当天帮你办取保进去看守所走个过场就可以取保释放出来。”迫于无奈,8.13下午邹某签了2份日期8.11【卷2/18-20《讯问笔录》(第2次):该笔录上时间为:2020.8.11.22:38-23:50,讯问人:李伟/汤,讯问地点为:深圳市南山分局高新派出所3号讯问室。】和8.12【卷2/20-24,第3次(刑拘第1次)】的讯问笔录。同时,邹某签了拘留通知(时间修改为8.12)。8.13晚上10点左右邹某被送到了看守所羁押,在看守所里邹某即被同监人(李学田/石海涛)毒打一顿。
8.25看守所民警送给邹某逮捕意见书和3页空白笔录纸,要求邹某签字,3页空白纸上只有第三页上有一个问答【问:讯问人是否有用刑讯逼供威胁你?答:没有。】邹某签的内容是“没有提审没有笔录口供与事实不符”接着,检察官与邹某见面,本来说是来做笔录的,后说要邹某自己写,也给了纸和笔。随即又说不用写了,就离开了。
8.28看守所民警送来逮捕书和一份朝阳分局的笔录口供,要求邹某签字。邹某签的内容是:“我没有见过这个办案人员钱浩南,以上笔录与事实不符,请录补充。”【卷2/28-29(第5次)】。
可见,现在案邹某的笔录共有6份,其中第1+2+3系办案人员威胁欺骗手段获取的不实笔录,属于非法且内容不实的证据资料;第5份没有涉案内容,且邹某写明与事实不符;第6份没有涉案内容。4份2020.8.13刑拘第二次笔录)卷2/25-27】属于合法且与涉案事实有关的笔录,而该份笔录内容表明邹某存在诈骗的问题
其三,警方办案人员违法限制邹某人身自由期间所获取的有罪笔录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警方办案人员没有出示任何拘传手续的情况下,于8.10下午2时许被警方控制人身自由(带手铐),直到8.13晚上9时宣布签署拘留证,10时送看守所羁押。——《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14/115条)+《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75/76条)明确规定,拘传犯罪嫌疑人应当出示拘传证,拘传时间不得超过12小时,案情重大复杂案件不得超过24小时本案警方办案人员任何手续控制宣布刑事拘留期间达78小时之久。也就是说,邹某被违法限制人身自由达78小时!
需要提请注意的是,在案警方提供的2020.8.11《益阳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卷2/8-9),完全系办案人员假冒伪造邹某签名的虚假资料!这也足以印证本案办案人员违法问题的严重性。
关于本案办案人员的违法违规行为,特别是违法获取不实有罪供述笔录,均有讯问录音录像可以证实,某医疗公司人员和办案人员在与邹某姐姐哥哥沟通的情况均有电话录音。恳请检察机关予以调取及认真核查,否则,邹某将保留依法控告的权利。
此外,某医疗公司报称邹某当时宣称自己有熔喷布厂,并出示了很多他与大企业的采购合同,纯系不能得到任何印证虚构的不实之词。当时在车尾箱看到样品也都是与邹凯智发给某医疗的货的厂家发过来的样品,当时某医疗人员和邹某都不知道品质是否达到95标准(卷2/3)。称1吨熔喷布检测过滤率只有48%也系虚假之词,实际上某医疗人员与邹某的微信沟通都告知过滤率只有80%多,这只要警方提供完整的微信聊天记录即可看到。
三、关于本案处理的意见
在2020.1-4月份疫情爆发期间,邹某不顾个人安危,积极参与抗击疫情的活动,采购捐助和运送大批防疫物资,可以说我们在邹某身上看不到一个诈骗犯的影子。就某医疗公司熔喷布采购事项,邹某(公司)虽然没能完全履行协议,但是,其确实也是基于之前采购了2吨熔喷布的事实而答应采购的,期间还拒绝了某医疗公司提出价值300万元的货物采购要求;而且在自己所采购的2吨货被骗后,也是跑江苏/山东等地到处积极寻找货源,只是因当时国家严控货源而未果;同时,自己马上投资160余万元购置设备组织生产因技术问题未果。事后,也没有任何隐匿及拒绝退款的行为。——显然,对于某医疗的供货及退款,邹某实属“非不能也,而为也”。这一切都不是在一个诈骗犯身上所能看到的。
法律不外乎事理人情,法律不是网民的工具。正如有检察官所言:对法律人来说,我们办的不只是一个案子更是别人的人生。辩护人认为,邹某(公司)与某医疗公司之间的合同退款纠纷,可以回归到双方于2020.8.13达成的和解处理方案,即退款49万元,双方达成退款协议后承诺放弃其他一切权利。如果某医疗对收到的质量不达标的1吨货坚持退货退款,该49万元货款也可分期退还。
最后,恳请检察机关坚守司法职守和法治原则,坚决抵制案外因素的干扰,遵循习总书记“努力让人民在每一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指示,在审查起诉阶段以出现新证据和事实为依据,对邹某做出一个经得起历史和法律检验的结论——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此致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
     
                               辩护人:马革联律师
                                  2020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