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刑事律师logo

长沙刑事律师网
马律师咨询电话:15074834939

首席律师

长沙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长沙马革联律师


    咨询手机:15074834939
    律师微信:magelianls99
    执业机构:湖南醒龙律师事务所
    办公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东二环二段368号上东辛顿公寓北一栋28层。

因受过刑事处罚,对从事这些职业、子女考公考警校受影响

时间:2019-03-20 12:19:08

  刑事处罚是违反刑法,受到相对应刑法制裁,会留下案底。而刑事处罚不单是人身罚,也会涉及财产罚,比如犯盗伐林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及罚金。等刑事处罚后,重新来到社会工作,找这类型的工作会受到影响,还有子女考公务员,考警校也会受影响。下面法律快车小编为您介绍。

  在刑法第三十七条之一规定,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从事相关职业,期限为三年至五年。

  一、父母有哪些行为会影响子女考公务员

  1、父母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他们具有还债能力,却拒不还款的;

  2、父母被判处死刑,或者正在服刑、有危害国家安全罪、或者正在立案审查的。

  3、父母醉酒开车前科,也会影响孩子考公务员。

  二、父母有哪些行为影响子女报考警校

  1、父母被判处死刑,或者因为危害国家安全罪被判刑,或者正在因其他犯罪正在服刑。

  2、父母正在被政法机关侦查、控制的犯罪嫌疑人,或者父母是有邪教和其他非法组织的骨干分子,或顽固不化、继续坚持错误立场。

  二、父母有哪些行为影响子女征兵政审

  1、父母是邪教或者有害功法组织骨干分子的;

  2、父母参加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极端等非法组织的骨干分子,以及带有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或者进行过活动。

  三、受过刑事处罚的人不能从事这些职业

  1、法官;2、人民陪审员;3、检察官;4、公务员;5、律师;6、辩护人;7、司法鉴定;8、公证员;9、警察;10、外交人员;11、村委会成员;12、拍卖师;13、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14、国有独资企业、国有独资公司、国有资本控股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15、商业银行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16、证券从业人员;17、保险业特定从业人员;18、破产管理人;19、种子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高级管理人员;20、生产经营单位的负责人;21、食品业特定从业人员

  【法律拓展】

  一、共同犯罪是怎么判刑

  在身份犯的犯罪构成中,身份不再是犯罪的主体要件,那么是否意味着对无身份者与有身份者共同犯罪的案件,都统一以身份犯罪定性呢?答案是否定的。无身份者只是可以构成身份犯罪的共犯,但并不必然构成身份犯罪。对共犯与构成身份案件的定性,不但要以身份的机能理论为基础,还必须结合相关的罪数、共同犯罪理论予以解决:

  (一)无身份者勾结有身份者共同作案

  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身份已不再是共犯的主体要件,无身份者因与有身份者联结而具备了身份犯罪的主体资格,对各共犯人应统一以该身份犯罪处罚。例如,无身份者与具备职务侵占罪主体身份的人勾结作案,利用后者职务便利侵吞单位财物,无身份者在共犯中连带地具备了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资格,因而构成职务侵占罪的共犯。

  (二)不同身份者勾结作案

  由于各共犯人具有不同的身份,从身份犯罪的特殊构成出发,他们在共犯中都获得了对方的身份犯罪的主体资格。如具有贪污罪身份的人和具有职务侵占罪身份的人勾结作案,各自利用职务便利共同侵吞单位财物,双方都同时具备了贪污罪和侵占罪的主体资格。这时应以哪种身份定罪呢?笔者认为,既然各共犯都获得了对方的身份犯罪的主体资格,那么对于每个共犯人而言均具备了双重的主体资格。这种情形属于一个主体竞合了双重犯罪的主体资格,其行为触犯了两个罪名,应当直接运用罪数理论来解决。这里存在三种情况:

  1、各共犯人所具备的身份是特殊身份与一般身份的关系,不同身份构成之罪的行为特征相同或相似,因而其触犯的法条属于特殊法条与一般法条的关系。这种情况属于法条竞合犯,应按照特殊法优于一般法的原理选择罪名。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与军人勾结,违反国家保密法规,共同故意泄漏军事秘密,基于身份的特殊构成,他们同时具备了对方的身份犯罪的主体资格,双方同时符合故意泄漏国家秘密罪和泄漏军事秘密罪的构成,但后者属于特殊法条,应当统一以泄漏军事秘密罪对共同犯罪人定性。

  2、各共犯人具备的身份是平行的关系,但不同身份构成之罪的行为特征相同或相似。这属于一个行为触犯两个互不包容的罪名,是想象的竞合犯,应当从一重处断。如在混合所有制公司中,国有公司委派的职员与私企职员勾结,各自利用职务便利,共同侵占公司财物。基于身份的特殊构成,他们共同触犯了贪污罪和职务侵占罪,由于前者是重罪,所以应以贪污罪对共同犯罪人定性。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结论与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完全吻合。

  3、各共犯人具备的身份是平行的关系,不同身份构成之罪在行为特征上完全不同,只是各共犯人的行为间存在着手段与目的的关系。这属于两个不同的行为存在着牵连关系,是牵连犯,应当从一重处断,如果两罪名的法定刑相同,应以目的行为构成的犯罪定性。如资产评估公司职员与投保人勾结,前者提供资产评估文件,帮助后者保险诈骗,基于共犯的特殊构成,二人共同构成中介组织人员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和保险诈骗罪,但两罪名是牵连关系,应当选择保险诈骗罪对共同犯罪定性。这一结论和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的共犯论处”,完全吻合

  (三)不同身份者勾结犯罪,其行为属于对合性行为,但刑法已考虑到这种情况,对不同身份者的行为分别规定了不同的罪名。对这种情形应当依照刑法规定分别定罪

  因为尽管身份犯的特殊构成不以身份为要件,但这种情况属于对合性共犯,刑法已经专门规定了两个独立的罪名,不宜统一定罪。如请托人向公务员行贿,刑法已就二者的对合性行为分别规定为行贿罪与受贿罪,因而应以此二罪名分别定罪,不宜统一定罪。